亚投行民间观察 第3期

作者: 绿色流域     
    摘要:在大部分意向创始成员国签署了《亚投行协定》后,目前正在进行成立前的各种准备,除了等待各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完成《亚投行协定》国内批准程序和积极招聘员工外,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也在研究制定过程中。然而,国...
前言

在大部分意向创始成员国签署了《亚投行协定》后,目前正在进行成立前的各种准备,除了等待各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完成《亚投行协定》国内批准程序和积极招聘员工外,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也在研究制定过程中。

然而,国际民间组织NGO Forum on ADB在4月份寄给亚投行筹委会和中国相关部委的公开信,至今未收到任何回复。因此,在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的制定过程中,已被一些民间组织认为缺少关键利益相关方的参与,也缺少起码的透明度。

此外,国外政府却对此也高度关注,不仅美国多次质疑亚投行高标准保障政策,即使加入到亚投行的一些国家,如韩国、不丹、印度等,也在担忧亚投行究竟将制定怎样的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

为了减少和消除外界的各种质疑和猜测,也为了减少自身阻力,亚投行制定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过程的透明和各利益相关方参与不可迂回。

亚投行、“一带一路”、丝路基金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都体现了中国加快“走出去“的步伐。然而,如此密集的举措涉及众多国家,除了应当充分调研可实施性和可操作性外,还应该研究诸多风险?

本期除摘录了一些民间组织的观点,也选择了一些来自智库和社会的观点。

亚投行最新资讯

Lean Alfred Santos:AIIB nears completion but China's 'global leader' status remains in question

IDCC’s Liang explained that it is “very important for China to recognize the environment and social impact on outward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projects.”


Curtis S. Chin:AIIB membership has its costs, privileges

The challenge is to ensure that competition driven by the AIIB over projects and programs does not result in a race to the bottom when it comes to social, environmental and other safeguards.


Liz Gallagher: AIIB faces a test of credibility on sustainable lending

The AIIB could be at the forefront of a more mutual relationship between countries and learn from the mistakes of the past, striving for a modern approach to economics, incorporating refined risk assessments into its endeavours.


政见网: 亚投行的环保责任:中国能做好带头大哥吗?

没有高的环境标准,亚投行将很难吸引 AAA 主权评级国家,而且几乎不会在信贷市场提供有竞争力的贷款。


石建勋:亚投行将成为亚洲的“定海神针”

亚投行既要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也要剔除某些遭到普遍诟病的做法,为了努力创造国际多边开发银行的最佳实践,中国作为倡导国需要继续贡献智慧,协调好各方利益,努力使亚投行成员国权利和利益都得到尊重和实现。


王达:亚投行的中国考量与世界意义

基础设施建设涉及环境保护、劳工利益、人权保障等问题,如何在项目投资中妥善解决在这些方面可能出现的矛盾和问题,需要各成员国的深度协调与合作。


中国“走出去”战略

周宏春:将绿色化放在“一带一路”合作的优先位置 2015-7-6

何亚非:中国“走出去”要处理好四对关系 2015-6-25

王义桅:如何跟欧洲人讲“一带一路”? 2015-7-30

王永中,王碧琚: 中国海外投资高政治风险的成因与对策 2015-7-7

王辉耀:“一带一路”是中国进一步开放的标志 2015-7-7

FT中文网: 金砖银行在上海正式开业 2015-7-22

证券时报网:金砖银行首单或花落环保项目 2015-7-22

南风窗: 金砖行PK亚投行:取代还是合作? 2015-7-23

曹辛: 推进“一带一路”需注意哪四个方面细节?

江濡山:一带一路,中国面临大汉以来的最大机遇 2015-8-3


NGO观点

绿色流域

亚投行如何减少社会风险

鉴于基础设施投资的定位,亚投行应制定全面严密的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首先,应遵守东道国的法律法规和国际通行的规则。其次,政策应积极应对包括节能减排、生物多样性保护、移民安置、尊重人权和原住民权利、透明、利益相关方参与和反腐等议题,并针对高风险行业制定行业政策,如能源开发、交通基础设施、钢铁、采矿等行业以及区域开发专门政策。根据不同国家的国情,政策关注的重点也应有所侧重。

NGO境外投资论坛

2015731日,世界资源研究所与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共同举办“全球治理与中国海外投资论坛”,分享了中国在东南亚、中东欧以及非洲的海外投资案例,针对海外投资所涉及的环境与社会风险的管理,对“走出去”涉及的各利益相关方提出了诸多建议:

1. 对公司而言:
与公众和利益相关方多多沟通;
投资之前,确保公众事先知情同意,并进行环境和社会风险的尽职调查;
获得驻在国的批准不能简单的等同于遵守驻在国法律或者国际准则;
建立申诉机制;
良好实践可以形成积极的声誉并使得施工更加顺利。

2. 对银行来讲:
建立专责部门和人员负责与公众和利益相关方进行沟通;
要求客户了解驻在国法律和国际良好实践;
与客户一起努力了解国家层面的和国际的程序和准则;
增加信息透明度,尤其是早期与公众和利益相关方沟通的部分。

3. 对政府和监管部门而言:
增加绿色信贷指引的内容和可执行度;
严格监管银行,并鼓励采纳更高的标准;
建立专门的部门以回应公众对信息公开的要求。


良好实践

·世界银行的问责机制:世界银行监察组

世界银行监察组1994年开始正式运作,是多边金融机构中首个此类问责机制。 它有权对世界银行公共行业部门(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和国际开发协会)资助的项目进行调查。

监察组由三位成员组成。为保持独立性,监察组成员在进入监察组工作之前两年内不得以任何形式为世界银行工作,也不得在其五年监察组任期期满后的任何时候再为世界银行工作。

监察组如何运作?


收到请求后,监察组首先对请求中涉及的问题是否属于其职权范围作出决定。它有15个工作日的时间决定请求是否符合予以登记立案的基本要求。登记之后,监察组将其送达世界银行管理层作复。管理层在21个工作日内对请求中提到的事项进行回应。在收到管理层回应后21天内,监察组决定请求是否符合条件以及是否向董事会建议开展调查。

即使请求符合登记标准,监察组也可能推迟受理请求,以寻求早期解决途径。这是监察组正在正式试行的一种方式。 根据每个案件的不同情况,监察组将在出现下列情形时考虑这种早期解决途径:1)请求中提到的损害界定明确、损害范围集中而有限并且问题易于解决;2)银行管理层已经开始或计划采取措施解决请求人声称的损害;3)请求人支持这种早期解决方式。如果银行管理层表示倾向于用这种替代性的方式解决争议,监察组首先询问请求人的意见;如果请求人同意,管理层必须迅速提出行动步骤和具体措施以及时间表。但请求人也可以不选择替代性的解决方式,他们不应受到任何压力而被迫作出这种选择,除非这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

对于已经登记的请求,如果监察组认定其符合调查的标准,会向董事会提交报告提出是否进行调查的建议。监察组如果建议进行调查并得到董事会批准,可能会实地造访项目所在地。在完整的调查中,监察组将进一步收集信息,与受影响民众交谈,审查所有相关文件,访问参与项目的人士(包括银行职员),并可能聘请专家对请求中提到的问题进行独立的分析。

调查结束后,监察组会向董事会和管理层提交其关于银行是否遵守了其自身政策和程序的最终报告。管理层有6个星期的时间向董事会提交建议,建议银行应当采取何种措施来处理监察组发现的问题。在监察组报告和管理层建议的基础上,董事会会最终决定采取何种措施(如果决定采取措施的话)。董事会的决定可能包括取消项目、更改项目、启动新的赔偿方案、或者不采取任何措施。监察组和管理层的最终报告以及董事会的决定会予以公布。

关于我们

云南省大众流域管理研究及推广中心(绿色流域)是一家民间环保组织,成立于2002年,持续多年关注并实践可持续的流域管理和社会影响评价的理论和方法;研究并推动绿色信贷政策的制定和完善,分享和讨论中国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和多边开发银行的社会保障政策的制定和执行。

www.greenwatershed.org

www.cgbw.org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滇池临泉智苑小区8-1-401
邮编:650034
电话:0871-64182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