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民间观察 第2期

作者: 绿色流域     
    摘要:新闻摘要</h1>【史耀斌副部长就《亚投行协定》相关问题答记者问】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2015年06月29日:按照各方商定的时间表,各方将共同推动亚投行于今年年底前正式成立并尽早投入运营。为实现上述目标,重点要做好...


新 闻 摘 要

  • 【史耀斌副部长就《亚投行协定》相关问题答记者问】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2015年06月29日: 按照各方商定的时间表,各方将共同推动亚投行于今年年底前正式成立并尽早投入运营。为实现上述目标,重点要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一是各意向创始成员国尽早完成《亚投行协定》国内批准程序,确保在年底前达成生效条件后,亚投行如期成立。二是进一步完善环境和社会保障框架、采购等业务政策,以确保亚投行专业运营、透明运作、高效廉洁。三是加紧制定人力资源政策以及员工选聘程序和标准,按照公开、透明的程序,在全球范围内择优选聘人员。四是各方共同研究提出基础设施建设备选项目,为亚投行成立后尽早投入运营做好项目准备。五是中方作为东道国,将继续全力做好亚投行总部落户北京的后续工作,为亚投行成立及高效运营提供可靠保障。

  •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署仪式在北京举行】

中国财政部2015年06月29日:6月2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以下简称《协定》)签署仪式在北京举行。亚投行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财长或授权代表出席了签署仪式,其中已通过国内审批程序的50个国家正式签署《协定》。就其宗旨、成员资格、股本、投票权、治理结构和决策机制等事项做了规定。中国拥有26.06%的投票权,并在重大事项中拥有一票否决权。

金十新闻网 2015年6月29日根据协定内容,亚投行的法定股本为1000亿美元,域内外成员出资比例为75:25。目前总认缴股本为981.514亿美元,因个别国家未能足额认缴按照其GDP占比分配的法定股本。其中,中国认缴额为297.804亿美元,占比30.34%,为亚投行最大股东。其他亚投行前五大股东依次为,印度83.7亿美元,俄罗斯65.4亿美元,德国44.8亿美元,韩国37.8亿美元。按现有各创始成员的认缴股本计算,中国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26.06%按照多边机构的一般原则,亚投行的任何决策都需要2/3以上的成员国同意和75%的投票支持,26.06%的股权实际上使得中国具有一票否决权

中国日报网 2015年06月25日: 亚投行将建立行之有效的监督机制以落实管理层的责任。亚投行对腐败、欺诈等行为持“零容忍”的态度,并将执行严格的诚信与反腐败政策及规定。在业务政策上,亚投行将充分尊重和借鉴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在环境及社会框架、采购政策、项目管理、债务可持续性评价等方面好的经验和做法,制定严格并切实可行的高标准业务政策。同时,亚投行将避免其他多边开发银行曾走过的弯路,寻求更好的标准和做法,以降低成本和提高运营效率。


智 库 观 点


  • 汤敏,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

亚投行筹建成功了,它怎么运营?它的机制是什么?怎么样来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机制,能把钱很好地贷出去?怎么把57个国家以及可能更多参与者的利益诉求摆平?怎么样让国际社会现有的忧虑(或者说美国、日本一直在诟病和担心的)—比如说亚投行的环保标准不高,反腐标准不高—变成一种多余,这都需要我们拿出一个很好的运行机制来。关于这套运行机制,我们可以首先采取“拿来主义”。我们现在把它这套机制拿来还不够,我们还要进行改革,要改善。我们并不是想颠覆目前的这套机制,但是我们要改善它。

摘自:http://m.nbd.com.cn/articles/2015-06-26/925603.html


  • 英国智库

对于亚投行面临的挑战,英国智库的关注点集中于亚投行的治理结构和决策体系。这些挑战分为两个方面:第一,中国能否为亚投行建立诚信可靠的治理结构,而非设立另一个包括国际股东在内的“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第二,亚投行在运行和决策过程中能否兼具高透明度和充分的开放性。毕斯瓦的观点与上述观点一致,同时他还强调,亚投行的治理结构和决策体系应独立于各国的政治影响之外。

摘自:http://opinion.hexun.com/2015-06-23/176941496.html


  • 萨穆拉▪卡马拉,塞拉利昂外交部长

任何发展银行或其他多边组织获得成功的先决条件便是高标准要求机构能透明化和权责化。银行的合作方,也就是来自国际社会的投资人和人们,能够直接评估其工作成效。倘若这些核心利益相关者对机构毫无信心,那么银行运营就是失败的。

国际银行运营是否成功关键在于是否有合理的制度和监督体制。另外确保环境稳定,劳动力充足,制定采购标准这些都是开发银行必不可少的工作。这些银行的负责人必须时刻牢记自己最终是为谁服务。发展银行的议程必须由地方社区参与制定,并通过全权委托的方式让他们直接参与工作。

 摘自:http://finance.cankaoxiaoxi.com/2015/0529/799350.shtml?fr=pc

  • Vinod Thomas,Director-General of Independent Evaluation, Asian Development Bank

Balancing increased financing for infrastructure with 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care must be a top concern for both the established lenders (such as the World Bank and Asian DevelopmentBank) and the two new lenders for development: the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 planned to be established in Beijing later this year; and the New Development Bank of BRICS countries. Behind that priority lies there cognition that failed safeguards in accidents or accumulated damages cost far more than sound regulation and enforcement.

The vital question for established banks and new comers alike is twofold: what is a desirable scope of safeguards, and how to get good compliance. There's a growing consensus on the question of the "what",but the "how" remains highly problematic.

摘自:http://www.brookings.edu/blogs/future-development/posts/2015/06/01-infrastructure-environment-banks-thomas


  •   AVILASH ROUL (Ph.D), Senior Fellow, Societyfor the Study of Peace and Conflict, New Delhi

It is better that the AIIB andNDB learnt from the mistakes of the IFIs, especially World Bank and ADB. IfAIIB can ensure that people will be consulted fairly before any project designand subsequently during the project cycle, that would be the revolutionarychange from existing developmental discourse. The Article of Agreement mustreflect as boldly as possible the aspirations of Asian people rather than thatof governments of Asia.

摘自:http://sspconline.org/opinion/aiib-financing-development-asia


NGO 观 点

阅读《协定》发现:1,《协定》没有对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制定和执行机制做令人信服的规定。2,《协定》把银行政策制定权利交给董事会,而理事(理事会是最高权利机构)并没有参与银行政策制定的描述,表决也是由董事代表选举他们的成员进行投票。3,关于监督机制的建立也交给了董事会成员,似乎理事成员也不参与,更别谈及其他利益群体参与。4,有关“项目投诉”、甚至“反腐”等问责机制条款在《协定》中也成为“空缺”。

从多边发展银行的政策和实践来看,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价及影响管理、受项目影响的当地人民对贷款银行(因贷款而成为项目主要参与者)的问责机制(包括项目投诉、权利救济)是正在力求弥补的“空缺”。他们越来越意识到负责任的开发性金融对于确保其投资的长远利益和成功的重要性,只有最大限度避免投资对社会和环境的负面影响并积极对其投资项目造成的损害负责,长远利益和成功才有可能实现。而强有力的问责机制则是降低投资风险和负面影响,确保负责任发展的有效途径。我国引导成立的亚投行也需加强弥补的工作。


  • NGO Forum on ADB(国际NGO):

1.  亚投行的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更应关注社区和社会各阶层的自由和事先知情同意的权利,长期和短期的次生环境和社会影响等,并制定禁止投资的领域或行业的指导目录。

2.  希望亚投行在菲律宾的投资应优先考虑移民安置和生计改变造成的贫困问题、环境退化、气候变化以及与当地社区和公众的磋商机制,并保障当地居民对土地和自然资源的沿袭权利。

3.  亚投行提议的项目必须有最低120天的环评和社评要求。在项目获批之前,必须进行有意义的磋商。在项目分类确认之前,所有执行的评估都需要进行公开披露。

4.  亚投行的问责制应该独立于银行管理部门,直接由董事会任命。董事会必须承诺确保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的最高标准,并将其应用于申诉项目中。合规审查机制和问题解决机制必须强制要求在施工地点与公民社会、当地社区进行磋商,允许公民社会参与项目各个阶段的调查,并拥有权利为其推荐解决方法和合规策略。

5.  亚投行的所有项目点都应履行合规审查机制,并在项目点设立办公室。赔偿机制必须确保申诉者的匿名、平安和安全,保证投诉能够到达银行内部合适的部门并进行充分审查和评估。

6.  亚投行需在政策层面和项目层面都做好充分的信息披露,考虑不同语言、不同形式的可获得性。对于收到的申诉,在5天内进行确认,并在21天内进行回复。

7.  亚投行应在所有政策审查、策略发展、操作指南、评估以及补偿机制中,与公民社会进行磋商。


  • International Rivers(国际NGO)

1.   亚投行的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除涵盖基本的议题和行业外,还应重点关注相关设施的建设(如输电线路和水利基础设施等)、可再生能源项目、有毒废物处理等问题。

2.  亚投行的投资必须与国家立法、区域人权框架和项目所在国所签署的国际协定相一致。

3.  亚投行的融资项目应尊重原住民和当地社区的权利,确保受影响人群的自由及事先知情同意的权利。

4.  亚投行应明确禁止投资的区域,如保护区、国家公园等。

5.  在合规计划的基础上,整个项目周期都应该资助和执行环境和社会缓释措施。

6.   在任何商议的项目确定之前,确保利益相关方参与的权利。任何项目都应该都利益相关方参与决策过程才可能提供融资。

7.   必须制定严格的反腐制度。


  •     Sri Lanka Nature Group(斯里兰卡NGO):

1.   亚投行的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尤其应关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区域规划、煤电开发、高污染和高耗能的产业转移以及港口和海洋发展。应关注的主要部门为公路和高速路、城乡发展、能源部门和电力分配、工业部门发展以及海港和港口城市建设部门,上述议题和部门造成环境和社会风险的可能性较大。

2.   必须有环评和社评的环节,并制定非自愿移民政策、征地法案以及清洁能源发展政策等。

3.   在亚投行的问责制中,至少应该包含人权、污染防治、反腐和负责任机制以及利益相关方参与等要素。

4.   亚投行若在斯里兰卡投资,亚投行需建立适当的申诉机制,并且独立于斯里兰卡政府部门单独运作。

5.   亚投行需在政策层面和项目层面都做好充分的信息披露,考虑不同语言、不同形式的可获得性,并充分尊重当地社区和居民的自由和事先知情同意的权利。

6.   亚投行需成立关于保障政策的磋商委员会。


  •    Development Finance Monitor (印度NGO)

1.   亚投行在印度的投资中,其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应重点关注土地和森林权利、劳工权益、职业健康、减排、原住民和部落、性别平等、贩卖人口等议题以及能源、矿业、道路和交通基础设施、工业走廊以及森林和保护区等行业或部门,因为这些行业或部门造成环境和社会影响的可能性较大。

2.   亚投行设置共同实施和审查机制,重点关注贫困等社会问题的分析,并有利益相关方参与和磋商,参与和磋商意见应包含在最终的项目报告中。

3.   亚投行应设置问责制和申诉补偿机制,并保证正常的运作,若受影响社区或居民不满意申诉结果,还应有上诉机制。

4.   项目各阶段的文件都应翻译成当地语言,并以电子版和纸质版进行发布。

5.   事实上,利益相关方磋商、参与以及保障政策的实施,似乎延误了项目执行,但事实上却能使得项目顺利进行。不会影响效率,将减少交易成本,避免突发的项目延迟和停工,最小化由于当地冲突和政策问题造成的风险。


相 关 新 闻


【金砖银行大戏有望6月底上演中国将成有力引擎】

一财网 2015年06月10日 :金砖银行的候选项目基本确定,将专注体现人类可持续发展的项目,而非单纯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这也与完全专注于基建的亚投行在业务上有所区分。根据金砖国家共识,金砖银行将设1名行长、4名副行长,首任行长由印度提名产生,首任4名副行长分别由巴西、中国、俄罗斯、南非提名产生。而金砖银行首任行长五年轮换一次;首任理事会主席由俄罗斯人担任,首任董事会主席由巴西人担任,各成员国在金砖银行中的平等权利得到体现。此前,中方已提名祝宪担任金砖银行中国籍副行长。

【“一带一路”定位引发热议:是倡议还是战略,这很重要】

澎湃新闻网 2015年6月26日:像印度、俄罗斯这样的大国担忧中国的“一带一路”会改变地区政治经济格局。而中等国家和小型国家则担忧“一带一路”经济合作会被中国所主导。权利平等(包括地位平等和结果平等)是沿线很多中小国家一个非常关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