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亚投行公民社会策略和申诉处理机制的观察

作者: Eugene Simonov      来源:RwB
    摘要:从目前观察来看,亚投行将以牺牲环境和社会保障尽职调查来换取其“精简”的管理架构,而且在立项审核规则中也没有优先考虑绿色发展的要求。那么,亚投行的投资对环境和社区所造成的伤害将很有可能比其它多边开发银行还要严重。

一、公民社会对亚投行的关切和要求(2017年亚投行年会期间)

·       尽管金立群行长表示,亚投行将公民社会作为其发展的“伙伴和支持者”,可以帮助亚投行扩大影响并少犯错误,然而,如果无法将政策和结构制度化,那么,这种态度也无法持久的发挥作用。目前为止,公民社会已经与亚投行进行了多次对话,但都没有纳入亚投行管理层或董事会的决策中。一旦亚投行步入正轨之后,可能会将公民社会作为一种负担而试图削弱他们的作用。

·       从目前观察来看,亚投行将以牺牲环境和社会保障尽职调查来换取其“精简”的管理架构,而且在立项审核规则中也没有优先考虑绿色发展的要求。那么,亚投行的投资对环境和社区所造成的伤害将很有可能比其它多边开发银行还要严重。

·       很多NGO对于亚投行所制定的《能源部门战略》不太满意,希望看到亚投行能够积极推动新能源技术作为能源战略的重点。亚投行更倾向于跨境能源传输,而不是在地的分散发电/存储,从社会、环境和经济角度来讲都会适得其反,无法获得预期的效果。

·       亚投行应确保基于有效的区域/国家能源规划过程选择项目,采纳保障机制并对替代方案进行有效的策略分析。

·       亚投行应通过筛查和磋商过程,将存在问题的项目排除在项目库之外(在项目确认阶段就将其筛除)。亚投行可以先发制人,通过选择更加安全和更加绿色的项目,避免问题的产生,使亚投行保持“精简”的管理架构。

·       公民社会呼吁亚投行针对其关键政策(如信息披露政策、交通部门战略、问责机制等)在不同的国家以当地的语言进行磋商。并且尽快将亚投行关键的文本文件以俄语、印度语、中文和其它广泛使用的区域语言在线发布。

·       多边开发银行最重要的一个机制是过程性的政策。亚投行缺乏此类政策。亚投行的环境与社会保障框架及环境和社会标准严格意义上讲不能算政策,亚投行也没有将制定可操作的政策作为他们紧急的事项。

·       银行没有说明在联合融资的项目中,亚投行自身的保障机制如何发挥作用。尤其是亚投行主导和融资的项目,项目文件应说明保障框架中不同的保障标准如何应用到项目中。

·       缺乏决策权,除了公民社会,亚投行的董事会似乎也缺乏决策权。亚投行的管理层在没有提前通知董事会的情况下,要求董事会对两个项目进行投票。项目的监督以及项目执行报告应至少提前一个月提交给董事会(其他国际金融机构的实践),包括需要讨论的关于项目和政策的文件。

·       依赖当地的程序和申诉机制存在很高的风险,尤其是涉及到征地的时候。很多国家存在严重腐败和暗箱操作的问题,在这些管理薄弱的国家和地区,银行的监督机制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像亚投行这样精简的机构,并且缺乏在地工作人员的情况下。

·       需要确保公司管理形成一种公司文化,使银行能够密切关注人权问题。拒绝采纳自由、事先和知情的同意已经表明,亚投行对原住民的权利没有足够的尊重。而决绝使用当地的语言也是对文化权利的不够尊重。

·       目前亚投行无法确保投诉者的安全,因此人们可能出于担心受到报复而不敢提出投诉和关切的问题。这也涉及到信息的获取问题,因为一旦活动家与管理层联系,他们的名字和邮箱就会被记录下来,他们就会曝露身份而受到威胁。

EASandJVM_AIIB 10170616.jpg

二、对申诉处理机制的讨论

早在2017年2月,16家公民社会组织呼吁亚投行的合规部门(CEIU)就将来制定的问责机制进行公众磋商。在信中,公民社会推荐了一系列措施,确保亚投行采取强有力的公众磋商过程,从社区和当地的组织获得反馈,归根结底,社区和当地的组织才是该机制潜在的使用者。

2017年4月,亚投行要求公众为即将制定的申诉处理机制提交意见,亚投行计划在2017年底完成申诉处理机制的制定工作。亚投行合规部门(CEIU)的负责人Hamid Sharif说:“如果你有任何好的想法都可以提交,不论是个人、组织或其他利益相关方,只要是对制定银行申诉过程有帮助的建议我们都欢迎。”

之后,基于独立问责机制的最佳实践,十家公民社会组织或网络组成的联盟为亚投行提交了建议。这些建议强调制定一个独立、公平和有效的问责机制对亚投行来讲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亚投行承诺将致力于可持续发展。

2017年6月9日,亚投行公布对即将制定的申诉处理机制进行公众磋商,但仅限于视频会议。在第二届亚投行年会上,一些公民社会组织与Sharif先生会面,重申了希望亚投行能够就申诉处理机制草案在亚投行的项目主要开展区域以当地的语言进行在地的磋商。河流无国界组织的代表提出,希望可以在俄罗斯的海参崴举行磋商,并获得了Sharif先生和他的同事的同意。一个月后,原计划在9月份的磋商被推迟到11月,因为申诉处理机制的草案未能获得亚投行内部的批准。

2017年7-8月,WWF和河流无国界组织再一次邀请亚投行参加海参崴的会议,并询问Sharif先生是否能够提供俄语同传的资源,WWF提供会议地点。亚投行最终因日程冲突无法参加海参崴的会议,但同意通过视频会议进行简短的讨论,没有同传翻译。

2017年9月12日,来自中国、欧盟、巴基斯坦、印尼、俄罗斯(大部分是WWF的人员)的公民社会代表参加了海参崴的会议,也有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四名独立NGO的领袖。电话连线信号并不太好。Sharif先生和Irene女士代表亚投行做了简短的介绍。

在缺乏申诉处理机制草案的情况下,并且第一轮磋商的正式提交已经结束之后,我们讨论了亚投行合规部门(CEIU)对于参与者以及绿色一带一路工作相关的更宽泛的职能:

-        防止潜在伤害的方法

-        合规部门可用的软权力机制

-        应对政策缺失的障碍

-        项目确认过程中的审核原则

-        效率测评

但这些都没有更详细信息。

 

摘自《AIIB and NGO engagement》--RwB,原文见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