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群:仍有20多国等待加入亚投行 51亿投资已获批

     来源:观察者网
    摘要:G20杭州峰会明天就开幕了,这几天重量级的嘉宾陆续抵达。今天央视新闻湖畔居演播室请到了一位重量级嘉宾–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央视记者张羽对其进行了专访。

加拿大申请加入亚投行是双赢

张羽:在8月31号的时候,加拿大的财长宣布加拿大正式申请加入亚投行,这是一个好消息,而且这个时机选择得非常好,这让我想起来在博鳌论坛的时候,俄罗斯当时宣布要加入亚投行,那么对于加拿大的正式申请,我们如何评价呢?

金立群:我们非常高兴加拿大正式宣布加入亚投行,在此以前我们有过广泛的深入的接触,我认为加拿大加入亚投行是双赢,加拿大是G20重要的成员,也是APEC的重要成员,加拿大跟亚洲地区的经济合作历来非常密切,所以加拿大加入亚投行必将使加拿大的经济更好的跟亚洲国家融入在一起。对于亚投行来说,我们名字叫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但是我们是开放的、透明的,我们的成员现在已经包括了所有五大洲的一些重要国家,加拿大加入意味着北美有一个国家成为我们的成员,因此我们现在有除了亚洲,东亚、南亚、中亚,我们还有东欧、中欧、非洲,海外地区,欧洲国家,欧洲很多重要的国家都是我们的成员,还有大洋洲、南美,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际金融机构。

加拿大是G20重要成员之一

张羽:您刚才讲到其实之前跟加拿大已经有广泛深入的接触,我能理解是最终选择了这样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机吗?那么加拿大要正式加入亚投行还面临什么样的程序?

金立群:首先一点,我们在中国政府提出这个倡议之后,我们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来筹备,跟五十几个创始国,就银行的设计、章程的制定进行深入的讨论、谈判。那么在这个过程中,确实有很多国家对这个机构它的使命,它要完成什么,实现什么,它将以什么方式来进行运作,都是会有一些疑问的,我认为这很正常。所以有些国家决定早一点,有些国家决定得慢一点,都是跟各方面的因素决定的,还有国内的一些情况。但是有一点,就是从银行今年1月17日成立以来,在半年之内,我们的运作向全世界说明了中国发起成立的亚投行,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际金融机构,是以最高的标准来进行运行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加拿大在此时决定加入亚投行,是对中国政府的一张信任票,是对亚投行的一张信任票,为什么对中国政府一张信任票呢?因为中国是最大的股东,中国是发起者,中国政府是不是按国际标准来让这个银行运行,他们有些人可能不是太清楚,但是半年来已经证明,中国政府不干预这个银行的正常运作,中国作为大股东,通过董事会行使应有的权利。那么我们制定了各项重要的政策,除了章程之外,我们有比如说财务的一些制度,银行的贷款的政策,人力资源的政策,各个方面,包括我们现在还要讨论能源的政策,那么这一些规章制度的建立,建章立制,招收国际一流的人才,整个过程都是井井有条,更加增加了大家的信心,所以加拿大的加入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还有一点加拿大加入以后,我认为作为一个发达的经济体,它有良好的治理的经验,能够帮助亚投行,推动亚投行在更高的水平上进行运作,加拿大只是20多个要求加入的国家之一,但是二十多个国家中,加拿大的体量是最大的。

张羽:我想明确一下,您的意思是不止加拿大现在在申请要加入亚投行,之外还有二十多个国家。

金立群:我们创始国成立亚投行以后,做了一个决定,我们继续采取包容、开放的政策,欢迎其他国家加入,就把今年的9月30号定为第一批申请加入的新成员的截止日期,除了57个创始成员国以外,我们有接纳新的成员,新的成员第一批里面有二十四五个,加拿大是其中之一。

张羽:是规模最大的。

年底前完成新申请国家加入程序

金立群:规模最大的,也是个发达的经济体,有东欧;有非洲——北非、中非;有拉美……所以还有20多个国家都等着加入呢。我们现在董事会已经有一个基本的政策了,就是要在今年年底以前,加拿大完成他们加入所有的程序,那么到明年2017年开始以后,这些国家就会成为正式的成员,但是他们要成为正式的成员还有一条,除了我们同意他们加入,他们要完成国内的法律程序,要核准,只有当他们被核准,交了资本金以后,他们才能真正完全的行使他们作为一个股东国家的权利,这过程不会很长的。

亚投行四个项目投资已得到批准

张羽:您刚才讲过经过亚投行半年多的运作,世界上已经有二十多个国家投了信任票,那么在这半年多当中,亚投行取得了什么样的成果,除了刚才您讲到的建章立制之外,在投资项目上有什么实际?

金立群:我们在银行成立之前就已经派专家准备项目了,所以在1月17号我们董事会开完以后,到6月30号我们已经有4个项目,有5109百万(观察者网注:实录如此,相当于51亿)的投资已经得到董事会的批准,这个项目有比如说电力,配电的项目,有公路的项目,也有棚户区的改造。我这里想特点说明一点,我们这个基础设施,对任何一个经济体都非常重要,但是我们对基础设施的定义要宽泛,不能太狭,狭隘,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到90年代经济腾飞以前,基本上都是在打基础,投资于基础设施,而且是方方面面的。那么根据中国的发展经验,也根据亚洲不少国家的发展经验,我们来设计这个银行的一些重要的运行的原则。

亚投行投资不局限于亚洲

张羽:我们的名称叫做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涉及到一个是范围,一个是领域,我们的投资范围是只局限在亚洲吗,这个领域是只局限在刚才您说的基础设施投资吗,或者说狭义的基础设施投资?

金立群:你这两个问题问的很好,第一个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为什么加上亚洲,是中国发起的,是亚洲国家首先来发起成立的,那么我们就冠以亚洲的名称,但是我们是着眼于全球的发展,不仅仅是亚洲,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一枝独秀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我认为亚洲的经济发展也依赖于其他地区的经济发展,所以我们这个银行不仅仅是对亚洲的成员国提供投资,非亚洲国家,就是非洲、拉美、中欧、东欧,我们都可以对它进行投资,只要这些项目按照我们章程来说,有利于亚洲地区的经济发展。那么我举个例子来说,假定我们亚洲跟非洲有很密切的合作,假定我们在非洲帮他们修好公路,修好铁路,那么这样肯定有利于非洲跟亚洲的经济的合作。同样我们在南美帮助他们搞基础设施,也有利于南美洲跟亚洲基础设施的合作,互联互通是全球范围的概念,所以从能够接受投资的国家地域来讲它是不受限制的,只要符合我们章程规定的基本条件。

亚投行投资不局限于基础设施

金立群:就基础设施定义来说,我们也有一个比较宽泛的,不是狭义的概念,基本上我们就要能源、电力、交通、公路、铁路,公路有高速铁路、普通公路、农村公路,铁路有普通铁路、有高铁,港口有空港、海港、城市建设、污水处理、供水、棚户区的改造、物流,这些都是可以把它放到基础设施领域里边去的,但是我们还有一条章程里边讲,亚投行投资于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性领域,以推动社会和经济的发展。那么什么叫其他生产性领域呢?我们就要看根据一个国家它的发展的需要,比如有些资源大国,这个资源对他这个国家的经济非常重要,它光修几条路是不行的,你要不要去开采、采矿。比如我举个例子好了,非洲,非洲国家不可能永远靠资源,它还要提高它的工业化水平,就是制造业,工业化水平,这个你不要去帮助它,肯定是需要去帮助它,只有这样,这些国家才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还有一些岛国,它是靠旅游来发展的,它不应该有一些污染的行业,那么你说你一定要非常狭隘的来对基础设施下定义,你就没有办法帮助这些国家,所以旅游也是可以支持的。

9月份将讨论第二批投资项目

张羽:成立这半年多来已经投了什么重点项目?

金立群:我们现在是这样有四个项目,刚才讲是电力的项目,配电,有公路,像塔吉克斯坦到吉尔吉斯的收入水平比较低的国家,我们帮他们修路,第一批项目四个,有一个是印度尼西亚棚户区的改造,也有巴基斯坦的公路项目,所以我们跟世界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和亚行,三个机构都有一个联合融资的项目,还有一个孟加拉的配电项目是我们自己做的,四个项目,在我们马上有第二批项目9月底又要进行讨论,我们有比较扎实的项目准备。这个银行是比较新,所以我们也吸引现有机构的一些经验教训,比如说我们在成立之前就已经开始派专家准备项目,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们加强跟现有机构的合作,跟他们搞联合融资,因为现有的机构对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地区它都有一定的贷款的分布,有些可能快接近限额了,但是项目可能数量比较大,我们配合进去就很好,大家共同来做,这也是我们能够加快的原因吧。同时我们还在准备下一阶段,今年我们预计能够做到12亿、15亿美元,就开到多第一年。能够撬动大概50到60亿美元,明年我们有更加宏伟的目标,明年估计可以做到25亿甚至30亿,那么从这个数字来看还是比较快的,当然除了我们大家努力以外,很重要的一点我们是学习了现有结构的一些经验。

亚投行主要任务推动世界互联互通

张羽:G20杭州峰会的主题是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那么刚才您也讲到了亚投行的一个主要任务是推动世界的互联互通,那么在这届峰会上,亚投行如何积极的参与和推动互联互通呢?

金立群:我们积极的参与,比如说全球互联互通的倡议,秘书处放在世界银行,世界银行有70多年的发展经验,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从世界银行得到了技术援助、资金的援助,我本人在世界银行工作6年,所以我感到把这个秘书处放在世界银行是理所当然的,得到大家的拥护。我们将会跟世界银行和其他机构密切配合,所以我说我们将持着非常积极的配合的态度,来参与这一个国家,这次G20在杭州召开,中国作为东道国意义深远。我认为第一个中国向世界展示了三十多年改革开放以来巨大的成就,而且中国从一个贫困落后的借款国家逐步变成一个捐款国家,出资国家,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进步,这里体现的不光是资金,还有我们的发展经验,这次G20以基础设施作为很重要的议题,本身我认为这是非常非常恰当,因为现在全球处于一个经济比较低迷的状态,无论是发达国家,美国,还是欧洲,还是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这个挑战主要的经济的放缓,主要的我认为还不是周期性的问题,是个结构性的问题,要解决结构性的经济问题,需要有多方面的工作来做,比如说大家知道前一阵子美国也好,欧洲国家也好,都是量化宽松的政策,那么量化宽松效果怎么样,现在大家都在评估,我认为在经济低迷的时候,量化宽松是有它一定的道理的,但是你没有其他方面的配合也不行,另外你这个量化的资金往哪儿去,所以基础设施是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当你有很好的基础设施,那么民间的资本就可以进入一些很重要的生产型的领域。所以这一个议题其实远远不是简单的我们讲的狭义的搞一些基础设施的项目,它对于推动结构性的改革和调整是有重要的意义。再加上G20所有的成员都是经济体系、经济体量相当大的重要国家,那么当这些国家在一起共同来商议如何恢复推动全球的经济,它起着一个非常重要的政策引领的作用,所以意义非常大。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当然感到很骄傲,但是我作为亚投行的行长来说,我又要从亚投行的业务的范围,要考虑各个国家的利益,所以我们非常高兴我有机会来参加这个会,也能够听到各个国家领导人重要的一些声音,也可以和其他的投资者,特别是国际多边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