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言】亚投行不是世行的翻版

作者: 陈斌      来源:南方周末
    摘要:亚投行并不是世行的翻版,当然应该有自己的项目投融资标准。作为准商业机构,相关标准,除了有适当的政治考量之外,应该会遵循市场与商业的逻辑,而不会玩左翼小清新的那一套:环保主义、精致的民粹主义与福利主义等

这是一个历史性时刻。2015年3月12日,英国向中方提交了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确认函。3月1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亚投行……支持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这也有利于有关国家从亚洲这个充满发展活力和潜力的地区获得更多经济红利。对于这样一件有利于各方的事情,我们欢迎大家共襄盛举”。

根据规则,申请作为创始成员国的截止日期为3月31日。有曾经的世界霸主英国吃头啖汤,还会有哪些G7成员国赶末班车,“共襄盛举”呢?

根据《筹建亚投行备忘录》,亚投行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目标为500亿美元左右,实缴资本为认缴资本的20%,总部设在北京。

中国财长楼继伟介绍,目前各意向创始成员国同意以GDP权重作为各国股份分配的基础,因此中方将持有最大股份,但并不一定要控股,“随着亚投行成员的增多,中国的占股比例会相应下降”,“如果各国认购得比较多的话,中方也可以把认缴股份比例降低”。

中国主导成立亚投行,战略意义不言而喻。

经济上,“一带一路”的实质是中国输出过剩产能与过剩资本,助力亚洲国家走向共同繁荣。“一带一路”要由钱来带路,中国要么直接投资,要么通过亚投行投资,在大项目上后者更可取。道理是浅的。多边机制是“照规则玩”,更容易摆脱双边关系的种种波动,一个有效的多边机制比N个双边关系稳定性更好。

政治上,中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完全有资格、有能力也有需要牵头创设国际组织,以提升自己的话事权。上海合作组织由中俄联合牵头设立,但亚投行乃是中国独自牵头设立。有不差钱的沙特捧钱场,有老资格的英国捧人场,已彰显中国的威望。

不过,英国入伙前没有知会美国,美国不高兴。这置传说中的“美英特殊关系”于何地?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解释说:“我们相信,任何新的多边机构都应把世界银行与地区开发银行的高标准包括进来”,“我们关切亚投行能否达到这些高标准,特别是在公司治理及环境与社会安全保障(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Safeguards)方面”。

那么,世行的“环境与社会安全保障”长什么样呢?2014年6月30日,世行公布《环境与社会框架》首个草案征询意见,一口气提出环保与社会十大标准,包括但不限于:劳动与工作条件,资源效率与污染预防,社区健康与安全,生物多样性保护,自然资源可持续管理,土著人群,及文化遗产等,均是强制性的(Mandatory)。

这些标准是给想要通过世行进行项目融资的借款方准备的,是“为了识别、评估同项目相关的环境与社会风险”。“世行相信,适用这些标准,将支持借款方以对环境与居民有益的可持续方式减少贫困、增进繁荣。这些标准将(1)支持借贷方实现与环境与社会可持续相关的良好国际惯例,(2)帮助借贷方履行其国内、国际的环境与社会义务,(3)通过持续的利益攸关方参与强化项目的可持续发展结果。”

读者或问:世行为项目融资设定了环保与社会十大标准,还都是强制性的,那么相关项目的盈利前景如何?直说吧,世行项目是“公益性”至上的:例如黄土高原水土保持,污染治理,公共卫生,公立基础教育及贫困落后地区的道路建设等,并不考虑市场与商业的逻辑,不考虑营利性。

这是正常的。世界银行与亚洲开发银行本来主要致力于全球和区域范围内的减贫工作,是全球与区域政策性银行。只要股东不反对,世行与亚行尽可以推行上述的环境与社会标准。但“亚投行不以减贫为主要目标,而是要投资准商业性的基础设施,实现亚洲地区的互联互通”(楼继伟语)。美国民主党政府,要求亚投行也推行这些标准,就强人所难了。

亚投行并不是世行的翻版,当然应该有自己的项目投融资标准。作为准商业机构,相关标准,除了有适当的政治考量之外,应该会遵循市场与商业的逻辑,而不会玩左翼小清新的那一套:环保主义、精致的民粹主义与福利主义等。

不得不说,民主党执政的美国,要求亚投行奉行世银与亚行的环境与社会标准,乃是出于自由派的偏见。其实,有两个西方与两个美国,一个是保守派的,一个是自由派的。保守派接地气,讲求市场与商业的逻辑;自由派眼界高,最爱玩环保标准与劳工标准。英国保守党政府要加入亚投行,美国民主党政府反对,都不是偶然的。

一个多样化的世界,既要容许世行与亚行搞“公益性”减贫,也要容许亚投行搞准商业投资。究竟哪一种模式、哪一些标准更有助于显著减少贫困与增进繁荣,能够做出裁判的不是那些高大上的辞藻,而是冷冰冰的经济规律。就让时间说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