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亚投行副行长潘迪安:不期望回报率能达到8%

作者: 邬川      来源:2016ppp融资论坛 腾讯财经
    摘要:我们只是在项目投资的流程上作出简化,并非在项目审核的标准上放松。亚投行的标准仍是国际化的,和世界银行一样。在我看来,亚投行也是稳健的投资者,我们尽力去避免不必要的官僚化阻碍。同时,一个好的项目必然会带来更加安全的资金使用。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开张一年有余,首个公路设施项目也于近期在巴基斯坦破土动工,首批四个项目总计5.09亿美元的贷款正在途中。对于一家初创的政府间多边开发机构而言,在较大的投资规模之外,如何平衡各成员国的利益诉求,什么因素在决定投资项目的好与坏,在项目效率与资金安全之间怎样取舍都成为亚投行面对的议题和挑战。

对此,在8月15—16日由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上海金融业联合会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联合举办“2016第二届中国PPP融资论坛”上,亚投行副行长兼首席投资官潘笛安接受了腾讯财经的专访。

他表示,亚投行作为一家多边的开发银行,并非商业银行。和同期利率相比较,不能期望回报率还能达到12%或者8%。在他看来,就经济发展而言,亚投行的投资回报率取决于民众的福祉进步,取决于项目本身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简化贸易流程。

有媒体报道,亚投行的放贷条件比世界银行更加宽松。对此潘笛安回应称,亚投行只是在项目投资的流程上作出简化,并非在项目审核的标准上放松。亚投行的投资标准仍是国际化。

腾讯财经:亚投行如何处理各成员国之间的利益诉求?在这一点上,与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相比有着什么不同?

潘笛安:你可以看出,世界银行成立七十多年,亚洲开发银行也有50多年的历史。他们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展基础设施投资,以资帮助成员国创造财富。但AIIB成立较短。由于中国政府的大力支持,如今亚投行有57个成员国。亚投行需要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身上学到经验和教训,也尽力去避免他们自身的弊端,虽然亚投行成立时间不长,但可以看见,亚投行的成员国将受益于基础设施的发展,

亚投行另一个主要职责是提供区域性的互通互联关系。中亚的一些国家,比如阿塞拜疆、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阿富汗,这些内陆国家只有在建立区域性的通商关系基础上才能将他们的产品卖向市场。如果和我们亚投行的成员国合作,比如斯里兰卡、菲律宾、印度尼西亚,他们都是岛国,海水环绕。同时,他们也很难与内陆国家互联互通,基础设施也难以发展,因此,亚投行旨在提供这样的一种联通渠道,一个主要目标便是创造跨区域的互联互通,以促使成员国的经济发展和贸易增长。

腾讯财经:亚投行是否会在项目中考虑引入PPP模式?

潘笛安:亚投行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帮助成员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是否引入PPP模式取决于成员国,取决于引入PPP模式后会得到怎样的发展。如果能够提供跨区域的互联互通,PPP在基础设施领域的潜力巨大。在下一个十年间,亚洲地区将有8万亿美金的融资需求。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政策性银行有如此多的资金,因此,这笔规模庞大的资金必然来自于民营领域。我认为,PPP模式非常重要。如果没有PPP,亚洲的8万亿融资需求难以实现。

腾讯财经:PPP模式要在亚投行的项目中落地,还需要多长时间?

潘笛安:这并不仅仅取决于(亚投行)这一方。PPP模式有多方参与者,就政府领域而言,有两方参与,一方是民众,一方是政府;在民营领域而言,同样有两方参与,一方是投资者,另一方是项目所有者。各方需要在一起博弈,因此将PPP更加成功与顺利地引入亚投行项目中并非易事。

首先,项目本身需要“质地优良”。亚投行的利益诉求便是致力于为各成员国提供好的基础设施项目。如果项目设计之初就有缺陷,PPP也不会成功落地。在我看来,亚投行的资金都要投向好项目。对于亚投行而言,PPP模式能否成功取决于好的项目能否被开发出来。我们已经成立了一只基金,这只基金将用于开发优秀的PPP模式项目。

腾讯财经:亚投行已经确定了四个投资项目,共投入约5亿美元。预期回报率有多少?

潘笛安:亚投行是一家多边的开发银行,并非商业银行。因此和同期利率相比较,我们不能期望回报率还能达到12%或者8%。就经济发展而言,回报率取决于民众的福祉进步,取决于项目本身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简化贸易流程。

在巴基斯坦,我们给了一笔贷款给公路项目,我认为这个项目能够使得人流与物流更加便捷的流通。亚投行在塔吉克斯坦也有一笔项目贷款,用于跨区域地连接乌兹别克斯坦边境线,利于人流与物流的交换。我们另外也提供了1.6亿美金给孟加拉国,用于电力线路建设。250万人得以用上自动电力,他们的生活水准得到改善。经济活动也更有活力。我们对于各国家自身发展的影响和商业银行有着很大不同。

腾讯财经:在项目落实中的难点有哪些?

潘笛安:亚投行聚焦于有质量的项目。我们的当务之急是选择更加容易实施的项目。你谈到的4个项目中有三个项目已经拿到了诸如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银行的融资,这几家银行做了不少尽职调查工作以确保项目能够尽快的实施。对于任何项目,我们有财务收尾、有系统设计、有竞争性招标,以确保投资项目克服阻碍。

腾讯财经:作为亚投行的首席投资官,对于投资项目的好坏,您的判断标准是什么?

潘笛安:我们的主要职责是帮助成员国。首先,我们需要搞清楚对于成员国而言什么是优先考虑的。其次,什么项目对于成员国是具有可行性的。这并不是简单的把项目从A城市挪到B城市。而要看项目是否准备充分,是否对项目做过细致的研究,是否设计了严格的规章制度,是否提交了初步报告,现场施工服务是否配套,用地是否已经做好规划储备。因此,可行性依赖于项目的准备程度。

第三个标准是就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生活质量三方面而言,对该区域产生了多大的影响力。

第四点,如果这些条件得以满足,我们才会进入到下一步的风险评估,如果某个项目风险更低,我们天性会偏好这个项目。

第五点,一些项目是否能能以与民营资本合作的形式来实施。

腾讯财经:此前媒体报道,亚投行的放贷条件比世行更加宽松,其目标是简化项目的内部审查和风险评估系统。这是否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项目的贷款坏账率?如何平衡项目效率和资金安全?

潘笛安:我们只是在项目投资的流程上作出简化,并非在项目审核的标准上放松。亚投行的标准仍是国际化的,和世界银行一样。在我看来,亚投行也是稳健的投资者,我们尽力去避免不必要的官僚化阻碍。同时,一个好的项目必然会带来更加安全的资金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