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保护与开发脱贫携手前行——走出怒江困局的思考

作者: 林扬     
    摘要:在十三五期间在怒江建水电时机还不成熟,不宜列入发展规划。电站可以缓修,环境一旦遭到严重破坏,就无法逆转。

一、必须正面回答的问题

(一)有关部门之所以坚持要开发处于三江并流区的怒水电,理由无非三个:


1、电力发展的需要。怒江开发计划总装机容量2224万千瓦,占全国目前水电总装机容量的百分之7左右,比2015年全国新增水电装机容量1608万千瓦略多,所以中国并不是没有怒江这一块就无法实现电力平衡。


2、在怒江及云川藏结合开发水电,经济效益高。但这里环境成本也很高。把环境代价也列入成本充分评估后,结论自然就不一样。云电外送也还还存在问题。


3、建电站有利于怒江经济发展、群众脱贫。这是当地政府和群众最关心的问题,也是最容易引起社会的共鸣话题,这才是怒江水电问题长期争执不下的关键,是保护怒江最大障碍。


(二)是不是建了电站怒江州就可以脱贫?是不是不建电站怒江就不能脱贫?


1、我觉得,第一个问题,答案是未必。

建电站,地方财政肯定增长,全州群众可以受益,但部分移民可能陷入更贫困的境地。就算群众生活有所改善,受益最大的也不一定就是本地人,也不等于地区、群众就走上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往往是上一个台阶后,就不知道下一步往哪里走,仍然只看到用牺牲环境换增长这一条不归之路。这样的例子很多,在怒江也已经出现,不再多说。所以,不要过高估价电站建设的当前的脱贫作用,更不能高估它对怒江将来可持续发展的意义。


2、是不是不建电站怒江州就不能脱贫?也未必。

许多年来,NGO在怒江环境保护问题上的不懈努力,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最大的不足,在于对环境保护下的怒江发展、脱贫问题研究不够;少数人甚至表示希望怒江群众保持原始的现状,没有充分表现NGO全面的社会责任感。只有取得社会、特别是当地群众的广泛支持,NGO才有力量保护环境。这次会议,把保护、发展与脱贫放在一起讨论,是NGO的一大进步。环境VS发展,这里VS不能理解为对抗、而是相对。今后每一个阶段,研究怒江问题,回顾之外,都应该针对争论的焦点,争取有新的资料、新的思路、新的建议,表现出进步、前瞻。当然,这些年政府对在环境保护条件下如何发展经济和脱贫工作、对如果建电站如何更好地保护环境的研究,也非常不够。


二、要做到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协调并进,需要解决两个最基本的认识问题


(一)摒弃“靠电站脱贫”的单一思维


就是不建电站,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怒江是有很大发展空间的:

 1、旅游。现在的怒江旅游,仅限于观光旅游,而且还受交通的很大制约。而怒江完全有全面开发休憩旅游、探险旅游、民俗旅游、科考旅游等多种旅游的条件,成为黄石、九寨沟那样的世界级公园。

 2、林下经济。与耕地相比较,怒江人均森林面积是非常广阔的,有其他地方难以比拟的优势。

 3、高效农业。在人均可耕地面积极少的情况下,现有的粗放农业不但不能保障人民生活发展,还必然促使不断地扩大对环境的破坏。因此,要帮助怒江群众走上高效农业的道路。

相信通过系统的调查研究,还会找到更多的发展空间。


(二)跳出“依靠当地群众靠开发当地资源发展”的惯性思维。


这个思维在绝大多数地区是正确的、需要坚持的;但在怒江这样的特殊地区不适用。


正如当地一位官员所说,依靠怒江州现有的生产力水平和综合素质,不可能做到既保护又开发。这正是怒江长期发展缓慢的重要原因。


“三江并流”是世界遗产。根据社会影响评估“环境效益与成本相匹配”的原则,作为世界、全国受益者的总代表,国家应该切实负起怒江保护与发展的责任。也就是说,国家必须正确引导甚至限制当地政府、群众对某些自然资源的开发,同时给予相应的补偿,为他们开辟新的可持续发展道路。这就是生态补偿的概念。


这样的做法在云南不乏先例。为保护从伊洛瓦底并口到长江口这一巨大扇形土地江河的源头生态,国家启动了“天然林保护工程”,给予云南大量的生态补偿资金。另一个相关的例子,是文山州在对越自卫战中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国家启动了“原战区建设项目”,输入了大量资金,帮助发展。怒江的保护与脱贫,应该遵循这一思路,对怒江加大扶持力度。


国家公园建立后,要理直气壮地向国家争取强有力的转型扶持。修电站预计能为怒江州带来年10亿的财政收入,在大城市可能不够修一条马路的,真的不算多。当然,扶持要狠抓造血,最后还是要建立自己平衡的模式。


三、几点建议:


(一)在怒江修电站,目前对环境的影响研究不够,评价不清。地质问题还存在许多风险。怒江生物、地质情况咫尺万变,项目从整体布局到单个项目方案都需要精准安排。在不修电站条件下能否发展经济、脱贫的研究和实践还不够。在移民特别是少数民族移民问题上还有许多问题需要研究。所以,在十三五期间在怒江建水电时机还不成熟,不宜列入发展规划。电站可以缓修,环境一旦遭到严重破坏,就无法逆转。

   美国阿拉斯加的输油管道工程方案引起社会质疑后,重做环评。时间耽误了两年,内容从8页变成了8英尺。得到的收获,是”直到工程结束,再没有新的环境问题被提出。”

   怒江是大自然经历千万年给我们留下的遗产。为保护和利用好这个遗产,多花点精力、时间、资金,是值得的。


(二)作好怒江国家公园这一篇大文章。国家公园这一保护和发展有机结合的概念和模式,是怒江问题的新思路、新探索,是大规模处置怒江环境前必要的实践。要按环境按照保护、强州富民、民族文化携同发展的思路,做出规划,避免走错路。不仅不能再破坏现有的世界遗产,还要带动全局,促进已经遭到破坏的河谷地区生态尽量恢复。


(三)抓住第十三个五年计划刚刚开始、国家大力提倡西部大开发、国家对环境的认识和保护日益提高加强的时机;争取国家切实加大对怒江生态的扶持力度,让对怒江的各项扶持工作尽早、尽可能多地进入国家、部委层面的盘子。否则,可能又要等5年。


(四)组织国家层面的怒江环境课题研究

怒江的争论僵持这么久,不是无法说清,而是缺乏认真、科学、踏实的研究;情况不清,无法决策。客观的困难,是这个研究无论是州里、企业、NGO,都是难以独立完成的。建议由怒江州向国家申报。


(五)对怒江实施教育移民。提高人口素质、减少人口压力,是怒江保护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因素。怒江的人口必须减少。非自愿移民问题很多、效果不好,倒是有许多教训。我提倡“教育移民”,即让怒江的儿童、青年人享受到不低于内地的教育(包括学历教育、成人教育、职业教育等)机会。让更多的年轻人走出峡谷、飞向世界、溶入现代生活;而仍然留存怒江的人,也将拥有更多的人均资源、更高的素质、更强的能力,建立可扶持的发展模式。境研究课题。


(六)建立各方正面对话机制

1、要消除成见、共同努力。政府要相信NGO的社会责任感和特殊的优势,重视NGO的意见。NGO要认识到政府担负着更全面的社会责任重担,综合平衡的实际需要。双方要换位思考,主动合作,寻找共识。NGO要容许适度开发,有关部门要充分重视环保。不要再戴阴谋、极端、利益集团等帽子,相信彼此都是在为国家、人民的利益工作。

2、摆出问题,说清问题。反对建电站一方,要正面回应全国电力平衡、怒江发展与脱贫的问题;支持建电站的一方,要正面回应环境影响、移民安置、利益分配、地质、地震危险评估等问题。坐到一起,当面谈、可以辩论。当场说不清的,拉出清单,下来分别研究、共同研究,再交流。不能再隔空喊话。

3、信息不对称是意见不统一的重要原因。双方都要为对方了解全面情况、研究问题提供信息。


只有遵循统一思想——统筹规划——有序推进的步骤,才能做好环境保护与发展脱贫的协调统一。只要各方面能够调整思路、加强合作,怒江必然会“柳暗花明又一村”,走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