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民间观察 第12期

作者: 绿色流域     
    摘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5月份发布了几项重要政策,如《General Conditions for Sovereign-backed Loans》、《POLICY ON PROHIBITED PRACTICES》。2016年6月25-26日,亚投行即将在北京召开第一届年会,公民社会有机会参加26...

前言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5月份发布了几项重要政策,如《General Conditions for Sovereign-backed Loans》、《POLICY ON PROHIBITED PRACTICES》

2016年6月25-26日,亚投行即将在北京召开第一届年会,公民社会有机会参加26日上午的绿色金融论坛,但亚投行没有遵循其它多边开发银行的良好实践,在年会上安排银行行长与公民社会的对话,增强公民社会对于亚投行《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的理解和其它运营机制的进展情况。

       此外,亚投行的工作已经进入实质的融资阶段,与亚开行合作,对巴基斯坦的一条连接绍尔果德(Shorkot)和哈内瓦尔(Khanewal)的64公里长公路提供建设资金;亚投行将联手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在塔吉克斯坦,帮助为连接该国首都杜尚别(Dushanbe)至与乌兹别克斯坦接壤的图尔孙扎德(Tursunzoda)的一条公路路况改造提供建设资金。第三个项目是由亚投行独立资助,支持孟加拉输电线路的升级和延长。此外,亚投行与世行合作即将开展十几个项目的联合融资。


亚投行最新资讯

中国经济网:亚行与亚投行签署谅解备忘录 促进联合融资项目2016-5-4

在亚行理事会第49届年会召开之际,亚行行长中尾武彦与亚投行行长金立群5月3日在法兰克福签署了一项谅解备忘录,为双方联合融资构建了平台。目前,亚行与亚投行已针对道路和水务领域的联合融资项目展开洽谈。首批项目预计将包括巴基斯坦的M4高速公路项目,全程64公里长,连接该国旁遮普省的绍尔果德与哈内瓦尔。

FT中文网:世行经验对亚投行债券融资策略的启示2016-5-6  

世行具有近70年的债券融资经验,其债券发行机制对于亚投行具有示范意义。亚投行应当大力发展绿色债券,体现其运营的绿色理念;积极发展人民币债券,助力人民币国际化;重视发展非核心货币债券,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语媒体:“笼罩亚投行的阴影”2016-5-10

新苏黎世报:金立群喜欢提及“精简、清廉和环保”的理念。“但是如果看一下他的履历,就会发现他对于‘精简与清廉’并不总那么严格,也没有特别关注各国风险”,“在金立群担任亚行副行长期间,亚行向两家哈萨克斯坦银行发放贷款,这在后来被证实是重大的失败,以至于亚行有史以来首次不得不进行债务减记”。

亚投行官网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to cooperate with 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2016-5-11

A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MOU) that sets out a framework for strategic and operational cooperation was signed on May 11 by AIIB President Jin Liqun and Sir Suma Chakrabarti, the President of the EBRD, during the 25th Annual Meeting of the EBRD in London.

亚投行官网:AIIB 1st Annual Meeting to be held in Beijing June 25-26, 20162016-5-12

The 1st Annual Meeting of the Board of Governors of the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will be held in Beijing on June 25-26, 2016.

察者网:普京建议亚投行审议一系列俄罗斯基建项目2016-5-19

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举行会晤前发布的参考资料中称:“首个阶段将优先落实国家部门的项目或者吸引国家担保(私企项目的比重不应超过30%)。2016年计划将对30个项目进行审议,并选择5到10个项目进行总额为5到12亿美元的投资(2017年将对20个项目投资15到25亿美元)。”

路透社:专访:亚投行计划为印尼贫民区改造项目联合提供资金——印尼财长 2016-5-20

印尼财长班邦(Bambang Brodjonegoro)表示,亚投行可能最早在下月宣布为印尼的一个全国性贫民区改造项目联合融资计划。该项目总规模为17.4亿美元,与印尼政府、世界银行和伊斯兰开发银行共同提供资金,希望改善印尼城市贫民区的生活条件,确保居住者能够用上清洁水、电力和基本卫生设施。财长希望亚投行在年会上宣布上述出资计划。


观察者网:经略:亚投行如何赢得“开门红”?2016-05-25

翻开世界地图,我们可以看到亚投行投资的几个项目中,巴基斯坦处于南亚的“中巴经济走廊”,突破了传统“陆上丝绸之路”的空间概念,打通中国新疆到印度洋海岸的直线路经。而塔吉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项目则布局于古老而传统的欧亚大陆贸易路线。一南一北的两处开局落子,勾勒出亚投行把握未来欧亚经济脉搏的宏伟蓝图。

亚投行官网: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nd European Investment Bank agree to strengthen cooperation2016-5-30

The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nd the European Investment Bank today agreed to broaden cooperation to support investment in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projects, seek to jointly finance projects and increase cooperation in countries where both institutions are active.


中国“走出去”战略

1. 新华网:中广核将力促一带一路国家产能合作 2016-5-3

2. 一财网:环保部课题组提出一带一路绿色发展战略框架 2016-5-3

3. 新浪财经:融慧财经:工行三大战略部署一带一路机遇 2016-5-5

4. 中国日报:付敬:欧洲自下而上积极响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2016-5-6

5. 新浪专栏:梁海明:开放信息数据有助一带一路建设 2016-5-12

6. FT中文网:丝绸之路基建计划:资金从何而来? 2016-5-13

7. 国关国政外交学人:王义桅:一带一路的国际话语权探析 2016-5-13

8. 中国新闻网:大公:人民币国际化将改善一带一路国家信用风险水平 2016-5-18

9. 新华网:中欧政党高层论坛经贸对话会聚焦一带一路 2016-5-19

10. 人民网:王毅:一带一路建设取得一系列重要早期收获 2016-5-22

11. FT中文网:一带一路引发印度矛盾心理 2016-5-24

12. FT中文网:中国推动外国投资者参与一带一路 2016-5-26

13. 共识网:薛力:如何评估中泰铁路在一带一路中的地位?2016-5-26


NGO观点

# NGO观点 #1

绿色和平:相比于其他多边开发银行 亚投行是否更关注环境影响?

对亚投行《环境与社会框架》草案与最终版两个版本进行比较后,绿色和平发现了18处较大改动,其中最终版中有16处比草案更加严格,有1处降低了要求,还有1处改动的影响目前未知。

相比于另一个同样新成立的多边开发银行金砖银行,亚投行发展更快而且涉及环境与社会保障的政策更为细化。


# NGO观点 #2

荷兰环境评估委员会:对亚投行《环境与社会框架》草案的评析

2.1 概述

       亚投行《框架》草案第二版总体上不错。但是,《框架》终稿的一些重要组成部分尚未完成,因此,不可能以该草案为基础作出对《框架》效力的确定性评价。如封面说明所述,它们包括:

·  在项目运营中采用国家和客户系统的方法的描述;

·  金融中介机构项目运营的环境与社会管理的更详细信息;

·  为了亚投行或客户实施政策和标准,环境与社会程序应包含更为详尽的强制性要求,而不是现行草案中的这部分内容;

·  非强制性指引和信息工具。

2.2 在职责范围的基础上对《框架》草案第二版的评析

2.2.1 更广泛的框架和目标

《框架》的愿景非常宏伟,涉及了大部分相关议题。其中,大多数议题在具体政策和标准中都有规定。此外,在制定有效的《环境与社会框架》和客户选择制度方面(管理计划和运营预算,包括计划实施制度的制定),以及项目执行过程中遵守环境与社会管理计划(ESMP)方面,《框架》都显得雄心勃勃。

2.2.2 范围

     拟议《框架》的范围全面广泛,将适用于亚投行所有投资项目。

     排除清单明确了亚投行不会融资的项目,易于理解符合逻辑,虽然在DSUs看来还不完全。2.3.5和2.3.9段对清单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

2.2.3 新兴问题

       “新兴问题”诸如人权、气候变化、性别平等和LGBT权利在亚投行《框架》中,即“愿景”部分的第一段和ESS1有所提及。

2.2.4 事前、事中和事后

      《框架》涵盖了项目的整个周期(直到结束)。虽然《框架》并未明确项目周期是否包括其运营和停止使用阶段。

2.2.5 国家和公司系统及所有权

      亚投行明确表示(第2部分,G小节)“客户可以选择已有的保障政策系统”,亚投行还明确规定了作出该授权的具体条件。在亚投行判定国家或公司系统不符合亚投行《框架》的情况下,将采用亚投行的政策。

2.2.6 运作实施

  ·在亚投行内部:

       拟议《框架》需要亚投行在事前、事中和事后的贷款审批、评估和监督过程中投入大量工作,需要很强的制度能力。因此,《框架》没有详细说明如何发展这种能力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亚投行所阐明的亚投行计划以人员精简的方法进行工作看上去与此矛盾(除非亚投行计划将这些功能的相当一部分外包出去)。

  ·在项目所在国:

       亚投行《框架》打算促进和帮助客户/项目所在地区建立有效的环境与社会框架系统。《框架》表明亚投行可能采用激励机制(但没有详细说明,第18段),并提供能力建设资金(第10段)。《框架》强制要求客户为实施ESMP部分和项目运营部分以及项目预算而进行制度能力和功能建设。《框架》拟对制度执行和ESMP合规密切关注。

2.3 具体注意事项

2.3.1 公平

亚投行愿景中提到了‘机会平等’,但没有关于项目运营利益共享的愿景。亚投行的这一做法与《框架》后面提到的利益分享的条款相矛盾。

2.3.2 选择退出条款

拟议《框架》为环境和社会评估替代方案,或将环境社会评估延期至亚投行批准贷款后提出了几个条件:

·当项目是由一系列尚未确定的活动(子项目)组成时,环境与社会政策F小节允许客户在贷款批准后才做环境与社会评估并准备环境与社会管理计划。它要求客户制定计划框架,该框架被视为客户在子项目阶段做环境与社会评估的承诺。

·第2部分第58段规定,亚投行可以将项目运营中某些被选定活动的环境与社会全面评估延期至项目批准后。它称此为“分阶段方法”。

《框架》:

·没有明确规定亚投行将同意上述选择的具体标准、要求和条件。这些内容需要在《框架》之后的草案中阐明;

·提及了在批准贷款后利用遵守合同约定的‘合同补救措施’(第59段),但没有具体说明这些补救措施。为了评估其预设的效力需要对这些补救措施进行详细说明。

拟议《框架》还提供了以其他程序和方法替代环境与社会评估的可能性:

·第2部分第30段明确规定,亚投行可以决定客户采用适合的“物质的、空间的和环境的计划作为工具将环境与社会措施整合进项目运营中,以代替环境与社会评估或ESMP”。

《框架》:

·涉及“分阶段方法”,作出这一决定的标准和要求并不清楚,这需要在《框架》之后的草案中进一步阐明。

2.3.3 救济机制的获得

申诉处理只在第2部分K小节简短提及。这需要在《框架》强制性要求部分进行详细规定。

2.3.4 新兴问题

在环境保障政策程序中如何处理新兴议题需要有更好的指示,在环境与社会程序(具体标准)或非强制性指引说明中也同样如此。

2.3.5 采用国家和公司制度

·在允许客户采用自己的保障政策系统前,亚投行将审查该系统。荷兰环境评估委员会(NCEA)对超过20个国家的环境与社会影响评价系统的分析发现,对客户制度的评估和判断,只看文本是不够的,制度的可操作性也必须作为评估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于监测、审查、执行和申诉机制方面特别适用。

·如果客户是私人企业,并且亚投行同意采用客户自己的环境与社会框架系统,那么客户除了需要亚投行的融资许可,也需要获得项目所在国的国家政府的许可。有些违反了国家法律、规定和/或标准和/或该国签署的国际公约和协议的拟议项目或获批项目的支持者甚至是国家政府)。

·第54段规定客户负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标准和该国签署的国际公约协议的责任。但是,这一使亚投行推卸责任的规定需要进行修改。除了道德层面,这些规定可能引发冲突并使名誉受损。因此我们建议修改排除清单的要点ix,对于不符合或被项目所在国的国家法律法规及政策禁止的项目,亚投行将不会对这些项目提供融资。

·有些国家尚未将签署的国际公约和协定转化为国家法令。根据《框架》(第43段),可以推测这是亚投行不允许使用客户系统而使用亚投行《框架》的原因。当亚投行《框架》或企业环境与社会框架系统适用于项目,同时,国际公约和协定也适用的情况下,如何保护他们想要保护的利益?应该遵守怎样的标准?亚投行《框架》没有提供相关信息。

2.3.4 环境战略评估

《框架》鼓励在合适的情况下,在政策、规划或项目水平采用环境与社会影响战略评估(SESIA)(第二部分第30段,和ESS1第3段)。此外就没有别的指示了。因此,可以认定这项规定遵循了“非强制性”原则。

2.3.7 独立专家意见和监督

在很多段落(21、49、脚注12)亚投行《框架》提及独立监督和专家意见。只有和任何一方——包括亚投行都‘没有财务关系’时,‘独立’一词才有意义。任何财务关系都会影响‘独立’一词的公信力。我们建议创始成员国在审查亚投行的拟议机制时,认真研究‘独立’机制经费来源。

2.3.8 FPIC

 ·实践证明,不需要全体一致的自由、事先和知情同意(ESS3第3段第6点(d))可能引发腐败,因为原住民群体的领袖在不同的场合都表现出对恩惠的敏感,也不能代表多数原住民的意见。

·这一点需要透明的监管。

·‘如果亚投行无法确认FPIC是来自受影响原住民的决定’(ESS3第三段第6点最后一句),这种‘选择退出’的规定可能使FPIC变得毫无意义。亚投行需要详细说明亚投行基于何种标准使用这一选择退出的规定。

2.3.9 排除清单:商业采伐活动

亚投行对商业性采伐活动或购买用于热带雨林或原始森林的采伐设备不予融资。如果亚投行不对这些森林中的造林活动(比如油棕榈)也排除在融资清单之外的话,那这一规定就没有意义。

2.3.10 强制搬迁

强制搬迁(第60段脚注):避免不必要的、不成比例的或过度的武力。难道亚投行允许使用一点点的武力?谁来判断所用武力是否是必要的、合乎比例且不过度的?亚投行可以再解释详细一些吗?


关于我们

云南省大众流域管理研究及推广中心(绿色流域)是一家民间环保组织,成立于2002年,持续多年关注并实践可持续的流域管理和社会影响评价的理论和方法;研究并推动绿色信贷政策的制定和完善,分享和讨论中国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和多边开发银行的社会保障政策的制定和执行。

www.chinagreenwatershed.org

www.cgbw.org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滇池林泉智苑小区8-1-401
邮编:650034
电话:0871-64182395

E-mail:greenwatershed@163.com